2013年2月18日 星期一

中伏解讀





是咁的,過年手癢,寫了一篇<中伏>,在網上頗有迴響,轉發評論,承蒙錯愛,可說一紙風行。

也驚動了學富五車,視野廣闊的孔誥烽教授,在面書作出回應,將中伏論推而廣之,把近期香港發生的不少大事,和國際事件緊密聯繫起來,把梁振英向信報發律師信、港大學生會選舉醜聞,與北韓核試、教宗辭職綑綁在一起,其邏輯之嚴謹,想像力之豐富,分析力和洞察力之強勁,確實令人大開眼界,也長了見識,今小弟佩服得五體投地。世事原來真的可以用這種角度觀察和解讀。看問題,都不能偏頗,要冷靜客觀,要跳出盒外思考,在網上看完孔教授的回應,真的受教了。

小弟不才,必需認,<中伏>只是遊戲之作,思考得不夠慎密。拙文冒犯了自治界的朋友,惹來自治義士們排山倒海的反應,實屬意料之外,相當不幸。引起讀者的誤解,如果這個前提成立,在此誠懇地表達我的歉意。

回想起來,文章確實寫得不夠好,誤導了我的忠誠讀者,當成是一篇嚴肅的時事評論,浪費了你們的時間。更不可原諒的,是虛耗了你們投入的感情,讓你們以為又找到了一個可用亂石掟死的敵人。誰知我在網上表明:「這只是遊戲之作,認真,你們就真的中伏了」,更是火上加油,感覺被耍當然憤怒,更重要的是,再把我當作敵人,也就失去了堅實的基礎。

我的遊戲文章,令你們要分神留意,錯抓了人人得而攻之的稻草人,擔誤了你們的自治大業,實在是過意不去。希望今次澄清,把我的本意搞清楚,就不用再勞煩大家,到紐倫堡大審場地替我預定床位,或在十八層地獄找個地方安置。

奶粉事件到底是否中伏?誰真正中伏?這是個大事大非的問題,非常值得研究,誰是我們的敵人,誰是我們的朋友,有必要搞清楚,因為這是決定大業成敗的路線問題,不能絲毫含糊,也絕對不能妥協。

是否中伏?可以與發叔車公廟求籖連繫在一起,發叔為香港求得下籖,雖絕對不代表我,但不能說對香港政局沒有一點啟示。

啊!對了。發叔會是無間道嗎?車公是否站在本土這一邊?

對不起,飲大了,有點語無倫次。

 

(明報‧三言堂‧20130218‧港奸‧之四)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