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月訂計劃

月訂金額

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

政治不是虛擬世界的遊樂場



吳志森  (原載 蘋果論壇 20161026)

上星期,一群反對美軍基地的沖繩居民示威,與防暴警察隔著圍欄對峙。警民肢體接觸,但無激烈衝突。兩名由大阪借調到沖繩的年輕警員喝罵示威者:「別碰我!你這土人!」「收聲!支那人!」畫面傳到網絡,引起軒然大波。

沖繩本是琉球國,曾處中、日兩屬狀態。二戰被美軍佔領,上世紀七十年代初,美國正式將沖繩交予日本。沖繩人屬琉球族,長期備受歧視,日本警察罵示威者「土人」,實指是「野蠻人」。日本侵華期間用「支那人」來辱罵華人,日本警察措來指罵示威者,反映不少日本人認為沖繩人是非我族類的低等民族,偏見仍然根深柢固。

兩名警察接受調查時說:「情緒緊張、衝口而出,沒有侮辱的意圖」。警方表示,對於這種發言深感遺憾,嚴加指導,保障不會發生同樣事件,並對兩名警員予以警告處分。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回應,有關用語「不適當」,就事件表示遺憾。

警員沒有以「大阪口音」來辯解,警方予以警告,內閣官員公開遺憾,處理得乾淨利落,雖然歧視偏見仍未解決,但至少危機沒有迅速擴大,也不至繼續發酵。

反觀青年新政兩位年輕議員,對危機處理的態度和手法,比日本警方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。一開始以「英文不好」,講的是「鴨脷洲口音」來辯解,更指別人歧視他們的口音。後來更辯稱「支那」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而不是中國人。

青政的支持者,到今天仍努力網絡搜尋,旁徵博引,力證「支那」孫中山、秋瑾、魯迅,甚至唐三藏都曾宣之於口,「支那」乃是對中國的描述,並無貶意。這番論證堪稱枉作小人,愈講愈亂。若原意並非辱華,為何青政兩位議員要在宣誓場合煞有介事的宣示出來。

要問的是,若青政議員認為,用Re-fxxking「支那」就可光復議會,進行時代革命,何不大大方方承認,他們的初衷和原意,香港民族和中華民族要徹底區隔,中共和中共治下的中國人,阻礙他們的自決革命和建國大業,因此要用「支那」來悔辱中國和全體中國人,要他們深切反省,知所進退。但青政議員卻完全沒有拿出勇氣承認這個原意和初衷,只用街童耍嘴皮的態度態回應嚴厲的質問。

讀者看裡說可能會說,年輕人不成熟,總會犯錯,何必對他們如此苛刻?梁振英悍然以司法覆核介入立法會內部事務,建制議員拉隊離場造成流會阻截青政梁游宣誓,更集體向梁君彥逼宮要他調動議程。形勢如此險峻,矛頭應指向共同敵人梁振英和建制派,而不是針對青政兩位同路人!

「支那」宣誓,從原則到策略,青政從來沒承認犯了甚麼錯。說實在的,我也沒有多大信心肯定青政是哪門哪派的同路人?我曾經打過比喻,港獨和梁振英是同卵雙胞胎,他們互相依存,靠彼此的養份成長。當政治氣氛緩和,強硬路線失去市場,港獨又會猛然而起,梁振英又如獲至寶,強硬路線又得以抬頭。

今天的局面,儼如青政在立法會到處瀨屎,因為要守護三權分立悍衛核心價值,民主派要身水身汗為他們抹屎。更諷刺的是,民主派維護的,究竟是甚麼性質的同路人,心中沒底。今次兩位議員被褫奪議員資格的機會極大,即使過得了關,如果不對他們狠狠鞭撻,這種完全不顧後果不看大局的瀨屎行徑,將會繼續發生。政治是終身職志,不是虛擬世界的遊樂場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