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月訂計劃

月訂金額

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

有幸



(吳志森 明報 三言堂 20161108)


人大釋法,青政議員回應:「有幸」令中共撕破臉露出獨裁面目。真是天大發現,全港市民都要感恩戴德,對青政說多謝。

青政議員又說,中共要為釋法的錯誤及魯莽決定負責。言下之意,宣誓風波搞到如斯田地,責任全在中共,青政一點錯誤都沒有。

在網上有人狠批青政,總看見這樣的回應:你咁講,即係話當有人畀人強姦,你唔去讉責強姦犯,反而去話點解你著衫咁暴露,去到三更半夜,仲飲到半醉,引人犯罪,畀人強姦,你自己都要負番責任。

此類不經大腦的廉價比喻,根本不值一駁。

我在網台節目打過另一個比喻,可能比較貼近現實。青年被五個彪形大漢拿著牛肉刀「杭住」條頸,但他們堅持有言論自由,破口大罵,不停用粗言問候人家的令壽堂。於是血濺當場,奄奄一息,在斷氣前的一刻,青年留下遺言:有幸令黑幫撕破臉露出殘暴面目。

古今中外的歷史教訓告訴我們,無論是改良主義的社會運動,還是改朝換代的暴力革命,面對獨裁強權,每一個決定每一步行動,都要審時度勢,講究策略,一子錯滿盤皆落索,整代人整個制度,都要付上無可挽回的沉重代價。

我要問的是,青政用支那和粗口來宣誓,除了如同網上打嘴炮的情緒發泄外,對他們主張的香港民族建國大業,帶來甚麼積極正面的影響?如果說中共釋法是錯誤和魯莽,青政如此宣誓,不也是錯誤和魯莽嗎?

我愈來愈相信,走到釋法這一步,根本就是劇本的一部份。跟著劇本,一路演來,終於迫出了人大釋法,完全在導演的意料之內,但這只是劇本的上半部。

這邊廂民族主義領土完整義憤填膺,那邊廂干預司法打壓自由氣憤難平,按著劇本走下去,動盪難免,衝突也愈來愈激烈,最好來一場暴力衝突,然後實彈鎮壓。

劇本繼續上演。香港需要執行強硬路線的強人才能鎮得住大局,成為了北京阿爺們的共識。如此局面,出現在下屆特首的敏感時刻,對誰會最有利?無需智慧,都能想到答案。

不厭其煩地說過很多次了,港獨和梁振英是同卵雙胞胎,共生共存,互相依附,即使不談鬼不鬼,這是不能否認的客觀事實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