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每月捐款

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

民主黨今次做對了

很久沒有這麼同意民主黨了。

青年新政支那宣誓,引起軒然大波。梁振英入稟司法覆核,人大常委或緊急釋法。行政插手立法,人大摧毁司法,敗壞香港三權分立,路人皆見。但我們不能因為梁振英的倒行逆施、梁君彥的龜縮無能、人大常委大石壓死蟹砸爛一國兩制,就可以文過飾非,輕輕放過青政議員的胡作非為。

我並非民族主義者,對支那不支那也沒有太大的反應。但請不要跟我說,支那連唐玄宗、秋瑾、康有為、孫中山、魯迅都講過,是中性字眼,沒有辱華的意思等等廢話。又或像街童小學雞般推說鴨脷洲口音英文唔好。這不是辱華不辱華,而是公然侮辱了正常人的智慧。

青政議員要光復議會,投身時代革命,以侮辱中共和全體中國人來成就建國大業,就應捨身成仁,從容就義,做得出就要認,更要承擔後果,即使被褫奪立法會議員的資格也在所不惜,才是值得崇敬的「真.革命英雄兒女」。可惜的是,風波鬧到今天,為何要用支那宣誓?到底要達到什麼目的和效果?仍然吞吞吐吐,未聽過他們任何正式的解說。

青政從來不認為泛民政黨為同路人,甚至視他們為比建制派更可惡要除之而後快的仇敵。青政現在闖禍了,害怕被褫奪議員資格,於是死死氣向泛民議員求助。

不少泛民議員站在道德高地,生怕被指摘助紂為虐,決定護送青政議員進入立法會議事廳,再行宣誓,抗議梁君彥置程序公義於不顧,以示站在雞蛋的一方,與高牆對抗。

部分泛民議員這種取態無可厚非,但他們瞓身協助青政議員闖入議事廳之前,有沒有要求兩位議員解釋清楚支那宣誓的初衷?而議員們又是否認同他們的初衷?還是這統統都不重要,只要是梁振英的敵人,就是泛民的朋友,只講立場不問是非,對的錯的全部都要攬上身!

唯獨民主黨拒絕這樣做,沒有護送青政進入議事廳,第一次沒有將理由說清楚,第二次終於把問題講明白。

民主黨指青政要反省和檢討為何無法宣誓,要自行「收拾殘局」,頂着網絡暴民的指罵,講出中肯之言。從政者要有承擔,對錯是非要清清楚楚,不能一味隨大流,民主黨今次做對了。

吳志森 (明報  三言堂  20161105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