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月訂計劃

月訂金額

2016年11月30日 星期三

肥彭對牛彈琴

20161130 蘋果論壇 

末代港督彭定康故地重遊,左派已早早做定輿論,認定肥彭心存歹念,來港搞局。教本地左派意料之外,甚至阿爺喜出望外的是,肥彭劈頭就批判港獨,認為推動港獨作為政綱是「不老實、不光彩和鹵莽」,只會沖淡市民對民主支持,令兩年前佔領運動建立的道德高地消失。

對英國還心存幻想的本地年輕獨派,對肥彭的直率坦白,輕則如心口重壓不是味兒,重則猶如迎頭重擊世紀末日。其中兩個極端說法頗為有趣,第一種是:估唔到肥彭晚年會投共。第二種是:肥彭表面反對港獨,實質是要大家戒急用忍,儲備實力,謀定後動。

本地港獨派的無知,其幼稚程度,有如揮動英國旗叫彭定康重新管治香港一樣。對肥彭的一廂情願,實質是對他三個女兒的感情投射。當年樣貌標致的肥彭三千金離別香江,梨花帶雨我見猶憐,教一眾香港宅男毒男魂牽夢縈。廿載匆匆,肥彭三女兒已作人妻人母,港人應該重回現實,不要再心存幻想,將自己的時間和感情,作無謂浪費。

說肥彭晚年投共最是無稽,因為英國早就投共了,是最早承認中共的西方國家之一。你可以說是英國眼光獨到,賭對了,這也是英國現實主義外交政策的必然選擇。

甚麼叫獨派「戒急用忍」、「儲備實力」的說法更加荒謬。英國從來都不是理想主義意識形態掛帥的國家,肥彭說港獨「不智」和「不會發生」,是從香港和大陸力量對比懸殊得出來的結論,不是「應然」的問題,而是「實然」的問題。

精打細算的英國人思考模式並不複雜,當年中共決意要收回香港,英國人計過數,從實力從地緣政治從長遠政治經濟關係考慮,鬥不過,就只能在協議中爭取英國最大的利益。八十年代,大陸仍在改革開放初期,國力不足,但英國連已割讓的香港都可以放棄。三十年後的今天,中國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叫肥彭支持港獨?當然是天方夜譚。

肥彭三番四次說港獨主張會沖淡民主訴求,會令雨傘運動後建立的道德高地消失,這個觀察是對的,但只把事實說了一半。實情是,港獨這個偽命題轉移了視線,成為被中共、土共和建制派高高舉起的虛幻稻草人,明知是假的,還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喊打喊殺,消滅港獨成為了頭等大事,這個虛假議題,把梁振英五年來的倒行逆施都全部蓋過。

末代港督彭定康在港大與學生對話,再一次苦口婆心的勸說年輕人應該放下港獨的假議題,但言者諄諄,聽者藐藐,學生的回應大多不以為然,可能認為肥彭已是「滑晒牙」的過時殖民地老政客,在這個「仇老反老」的年代,彭定康爵爺無論說了多少遍,只能是對牛彈琴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