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月訂計劃

月訂金額

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

愛國不是愛黨



大學畢業後,集體唱紅歌絕無僅有。

忘記是畢業多少周年,學生會學生報的同學再次聚會。已屆中年,各有經歷,對不少事情的想法都不同,談的都是沒有爭論的議題,以免有傷和氣。

有同學提議唱歌,由學生會會歌唱起,然後不期然又唱起紅歌來。起初有點不自在,逐漸唱得愈來愈投入,愈來愈興高采烈。話未必投機,唱紅歌卻是幾乎沒有爭議的集體回憶。

另一次唱紅歌的場合,記憶特別深刻。中大五十周年在會展舉行宴會,筵開數百席,畢業幾十年的老校友都有出席,相當熱鬧。宴會尾聲,又有同學提議唱歌,由會歌唱到紅歌,唱過不停。人散卻未曲終,起初是在飯桌附近圍著唱,後來意猶未盡,大夥兒更走到司儀台上,集體獻唱,不理好醜,忘乎所以,一首接著一首,愈唱愈大聲,令人為之側目。

如果有人將片段拍下來,放上社交媒體,給黨報黨媒知道,肯定會視為驚世發現,大肆宣揚: 看!香港的老學運一貫愛國,愛了幾十年,至今不變,難得難得。

不時會想起集體唱紅歌這些場合,同學為何會唱得如此投入興𡚒?最可能的原因,是在大學這幾年,理想單純,無私投入,彼此也沒利益關係。我們度過了燦爛的時光,過程細節雖已塵封,但當歌聲響起,彷佛又置身當年的情景。

唱紅歌是集體回憶,是風華正茂美好大學生活的投射,與愛國不愛國,沒有必然關係。

三十年前後,唱《我的祖國》時,旋律歌詞依舊,心境截然不同。

當唱到「這是美麗的祖國,是我生長的地方」,矯情得一身雞皮疙瘩。我在殖民地的香港長大,這個祖國不是我生長的地方,而且不再美麗,我們歌唱頌讚的對象究竟是誰?

當唱到《我愛祖國的藍天》,尤其感到諷刺。主要城市長期霧霾彌漫,蔽天遮日。戴口罩成了被取締的罪行,官方一鎚定音,污染的成因是餐飲油煙引致。

當唱到「我愛北京天安門,天安門上太陽升」,記起天安門廣場的石地板上坦克輾過的痕跡,彈痕累累,血肉模糊的畫面。

即使唱紅歌的老同學們,仍懷著一夥模糊的愛國心,「愛國不是愛黨」,黨媒真的不明白這個顯淺的道理嗎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