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月訂計劃

月訂金額

2010年10月27日 星期三

駱駝穿過針孔

(吳志森‧三言堂‧20101028見報)

西方富豪宣布「裸捐」,用一半到整副身家作慈善,並親到中國大陸推銷。內地暴發富豪,除了避之則吉,就是反應冷淡。網絡上的反應尤其強烈,不是說捐身家不合國情,就是說不要把西方的意識形態強加中國,總之與畢菲特蓋茨吃頓飯影張相還可以,真的答應你們死後「裸捐」,卻萬萬不可。

這當然與中國人身家傳子孫的傳統文化有關,這兩位世界首富,也太天真太不了理解國情了。大陸富豪第一桶金如何得來?現時身家實數究竟有多厚?就如不少女人的年齡一樣,是到死都要拼命守住的祕密。更何況,在產權不清的況下,大陸暴發富豪的錢,究竟是自己的還是黨和國家的,有時也很難搞得清。

香港富豪當然沒有產權不清的問題,但捐獻文化也大大有別於西方。本地的地產財閥,富可敵國,無論做生意還是捐款,都著重成本效益,計算投資回報。捐款給地方扶貧搞建設,與他日在這個地方的投資項目有關。給藝術學院捐款,是因為當今領導或將來領導的至親可能在這裡當領導,是既曲線又長遠的投資。捐十億八億就可以把人家的百年老店永久冠名,回報奇高,何樂不為。

由曾特首親自推銷,唐司長領軍的關愛基金,幾天之間就捐個滿堂紅,對當今和下屆領導都給足面子,這種既便宜又穩贏的生意,一次過滿足兩個願望,對無寶不落的地產財閥來說,只幾個億,算得甚麼。

我不知道第一時間認捐關愛基金的富豪們,捐的是自己的錢還是人家的錢。地產富豪的公司,都是公眾上市公司,錢不屬於私人財產,而是各大小股東擁有。如果富豪認捐的是股東的錢,是徹頭徹尾的慷他人之慨,這問題絕對不能含糊,必需向股東們有清楚的交代,大小股東也要為自己的利益好好把關。

香港彌漫著愈來愈濃烈的仇商仇富情緒,不是由於富豪沒有捐獻,也不是因為他們捐得太小,而是因為香港的財閥愈來愈沒有良心。港人不會妒忌別人身家比自己豐厚,也不會眼紅人家賺大錢,不過是地產富豪賺得太盡,做了太多損人利己的勾當,才惹起我們的怒火。

橫行慣了,要香港富豪發財立品,恐怕比駱駝穿過針孔還要難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