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

誰會投票給張廿蚊式無良路線的自由黨?

(吳志森‧明報論壇‧20101130見報)

我敢說,絕大部份香港人,十居其九,都不知道,看不懂,毫不關心自由黨最近的退黨風波。稍為留意時事的人,或許都對這風波的結果都感到驚愕,要退黨的,為何不是那位極盡無良僱主之能事的副主席張廿蚊?而是在大家樂事件中說了人話的中常委田二少?

打從由啟聯資源中心變身自由黨,工商界參與本地選舉政治,曾幾何時,一度令人充滿期待。環顧世界任何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,試問有哪一個資產階級,不是要麼就親身落水,要麼培育代理人參加直接選舉,在議會中佔有一定席位,以保障其階級利益。這是資本主義選舉政治的放諸四海的遊戲規則,不能迴避,不可抗拒。

也是曾幾何時,自由黨領導人都是高瞻遠矚的本地精英,明白直選潮流,浩浩蕩蕩,順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前黨主席李鵬飛身先士卒,回歸前參加分區直選,贏得新界東議席,尋求連任,不幸鎩羽而歸,辭去領導職務。接續而來的領導層,田北俊和周梁淑怡同樣參加分區直選,同樣是贏了第一次,同樣是連任失敗,同樣退出領導層。直選對於自由黨,真的中了魔咒,逃不過被命運播弄的宿命?

2008年立法會選舉後,自由黨剩下功能團體議席,改朝換代後,大分裂馬上出現,是人事還是路線,摸不著頭腦,但分裂出去的,比留下來的,在政治經濟主張上更右更極端。

大分裂後,自由黨如何調整路線重新定位?仍然像霧又像花。在立法會只剩下三席的自由黨,在最低工資的取態上左搖右擺,代表飲食界的副主席張宇人,提出廿元一小時工資,引來輿論嘩然,民眾聲討。在大家樂扣飯鐘錢的問題上,張廿蚊繼續堅持其無良刻薄立場,自由黨形象進一步受到傷害。

田北辰表態贊成罷食大家樂,是真心實意也好,是為了討好民意準備參加直選也好,對中和自由黨的形象是有幫助的。可惜的是,在這場人事和權力的鬥爭中,代表著張廿蚊的路線顯然勝利了,鬥輸了的田二少,只能黯然離開。可見這個剩下三個功能議席,頑固地只代表老闆階級狹隘利益的政黨,又進一步脫離民眾,又向愈來愈右的立場再走一步。

自由黨日前舉行集思會,早已淡出的田北俊周梁淑怡正式回巢,重操黨務,又宣布堅持功能組別分區直選兩條腿走路不變。這可令人感到奇怪了,今天自由黨只重商界利益不理民眾死活的立場,差不多已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了,除了仍然龜縮在功能組別,靠小圈子的免費政治奶水過日子,試問哪個選區的民眾,會支持這種張廿蚊式無良路線,會把票投給刻薄成家的自由黨?出人意表的事往往出於偶然,但自由黨的直選路線屢戰屢敗,是有必然原因的。

1 則留言:

  1. 沒有民眾基礎的政黨,只不過是個赤裸裸爭權奪利的野蠻人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