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月4日 星期二

沒分井水河水 而是血濃於水

(吳志森‧明報論壇‧20110104)

朋友隔壁來了一個說普通話的家庭,家境富裕,子女在國際學校唸書,出入只說流利英語。隔三差五,午夜都傳出吵鬧聲,夫妻吵架,老公咆哮,老婆尖叫,子女痛哭,然後擲杯碟毀家具,鬧聲震天,永無寧日。

朋友無法安眠,既怕鄰居未成年子女受到傷害,更擔心鬧出人命,午夜吵醒,唯有報警求助。警察到來,多方勸喻,吵鬧稍息。相隔幾天,又故態復萌。朋友懷疑鄰居虐兒,不怕被指干預別人的家事,致電社署,說明原委。社署回覆,因私隱不便透露詳情,但要朋友不用擔心,社工已經密切跟進。朋友舉報懷疑個案,及早阻止家暴惡化,社署職員千多萬謝,並稱如有任何異常情況,可與他門繼續聯絡。

聽見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大發「井水不犯河水」的偉論,我不期然想起了這個真實故事。

香港與中國大陸同是一國,實行的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制度。香港有言論新聞自由,政府受到第四權監督;有獨立的司法,讓公義得以彰顯;有廉潔的制度,重視程序正義….回歸13年,雖然一切逐漸衰敗萎縮,但制度底子深厚,至今仍然起著重要的作用。自由民主、公平正義、監督制衡、人道關懷,經過百年的累積沉澱,成為港人珍視和堅持的核心價值

深圳河北面,實行一黨專政,司法不獨立,缺乏制衡,權力腐化,集團性貪污的規模和金額屢創新高,權錢色交易花樣百出層出不窮,為了維持強大而虛怯的權力,維權受到肆無忌憚的打壓。「一國兩制」,在制度和結構上,南轅北轍,出現矛盾應屬必然。

趙連海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爸爸,堅持維權,為了孩子的健康討回公道,卻由原告變為被告,以莫須有罪名判監坐牢,上訴權利被剝奪,家屬的自由被侵犯。這一切,都超越了香港人核心價值的底線,觸動著香港人最敏感的神經。

隔壁關門打仔,喊聲震天,哭聲淒厲,虐打孩子,即使是點頭之交的鄰居,都會伸出援手,阻止慘劇發生。這不是干預別人的家事,只是最基本的人道關懷。

劉曉波提出政治改革,譚作人查究豆腐渣工程,胡佳關顧愛滋病人,趙連海為結石寶寶吶喊出頭….他們都用最溫和的方法維護公民應有的權利,卻受到無情鎮壓,打入大牢,作為同胞,又豈會無動於中?又豈能袖手旁觀?「一國兩制」是何等脆弱,又豈會不擔心,不知哪一天,這隻毫無制衡的權力之手,會伸到只有一河之隔的香港來?

港人向汶川玉樹地震災民伸出援助,對劉曉波趙連海被打壓憤憤不平齊聲抗議,同樣都是同胞之情,同樣都是人類之愛,沒分井水河水,而是血濃於水。王光亞主任,這麼顯淺的道理,難道你真的不明白嗎?

(samngx123@gmail.com)

1 則留言:

  1. 中國官員有jetso時就笑哈哈,否則就去擺官威,叫人討厭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