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月28日 星期五

人仰車翻

(吳志森‧三言堂‧20110129見報)

王丹被拒入境悼念華叔,令不少人跌得一地眼鏡碎。說真的,起初大家都沒有心存甚麼希望,尤其是保安局長急不及待表了一個冷血無恥的態:「悼念不一定要來香港」,之後,人們早絕望了,認為王丹可以來香港的機會,幾乎等於零。

後來,新上任的港澳辦主任會見香港媒體老總訪問團,大玩猜啞謎遊戲:「一國兩制下,內地不會干預特區事務,相信特區政府會很好地處理有關事件。」之後,王丹能否入境,又重新燃起港人一絲希望。

阿爺暗示,港官緊跟,口風急變,蔚為奇觀。保安局長一改強硬態度,表示會以「開放務實,情理兼備」考慮王丹的入境申請。特首先生更主動回應:「我們一定會依法辦事,酌情處理這個問題。」王丹入境,官員突然大吹暖風,給人一種希望愈來愈大的感覺。

是否早已聽到風聲,還是想抽政治油水,一眾本地愛國建制人士,除了一小撮「極左」派外,也紛紛放軟口氣:人道理由,特殊處理,開放入境,樂觀其成。如能成事,不知最後會不會以「成功爭取」來邀功。

連愛國建制人士都表態了,王丹入境還會不成功嗎?不但如此,特區政府的主事官員,亦跟治華叔喪委員會負責人,開始商談王丹來港的細節,雖然強調還未最後拍板,但稍為理性的人都會相信,事情相當樂觀,已跑入直路了,還會臨門失腳嗎?

但我們崛起的偉大祖國,在政治問題上,是很難用理性來判斷的。由於決策毫不透明,王丹最後被拒來港的「死因」,今後一段時間,相信還會有不少紛紛擾擾的猜度。

但最難堪的,相信都是那批早一天還表示「樂觀其成」的愛國建制派了。他們心知肚明,特區政府本也想讓王丹入境,但阿爺在最後關頭突然叫停。這明顯是中央某個大員的最後決策,只能揣摩,不能批評,作為愛國建制人士,更有義務和責任為阿爺分憂,理所然要找種種理由為中央解釋說項。

後面跟車太貼,前面急煞叫停,幾乎人仰車翻,唯有緊急轉軚。「有考慮整體公眾利益」「政府毋須交代理由」「不會破壞一國兩制」。太勉強太尷尬了,不得不搜索枯腸,找一些理直氣壯的理由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