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2月1日 星期二

「一國兩制」的「死因研究」

(蘋果日報‧吳志森‧2011-02-02)

六長四短,一縷青煙,華叔的喪禮,在全城關注下順利完成。但王丹等八九民運領袖被拒門外,不能親身來港送華叔一程,句號未能完美,令人感到遺憾。

二月底在維園舉行的公眾致祭大會,王丹等人還可申請入境,但他們表明已心灰意冷,無意再來。節奏急速的香港人,或許已被春節歡樂氣氛感染,早已忘記此事,又或許已全情投入富豪爭產的八卦中,無暇分心。對王丹他們所說的「一國兩制」已死,「一國兩制」已經蕩然無存,說過了也聽過了,在崛起盛世之中,港人也許已經不覺得是怎麼一回事。

王丹申請入境的整個決策過程,雖然透明度極低,但從中窺見的一些細節,就知道王丹所言非虛。起初,保安局長李少光一句「悼念不一定要來香港」,令人幾乎心死。但新一任港澳辦主任王光亞的一番言論:「一國兩制下,內地不會干預特區事務,相信特區政府會很好地處理有關事件」,又讓人重燃希望。

建制派似乎收到阿爺轉軚的訊息,口徑轉趨積極,甚麼人道理由,甚麼樂觀其成,都統統說出口了。如果王丹真的來得成,算是盡了一分力,好等他朝可以在馬路邊掛出「成功爭取」的橫幅。

連李少光局長也改了口風,由「不一定要來香港悼念」,變成「情理兼備處理問題」,曾蔭權由不予置評,變成主動重申「依法辦事,酌情處理」。雖然香港的極左黨報,仍然繼續天天抹黑辱罵王丹,但當時的香港氛圍,由上到下,由左到右,都對王丹入境,充滿了希望。

官員的態度不只停在口頭上,他們還跟治喪委員會、支聯會的負責人商討王丹來港的細節,王丹的「四不」如何落實,按不同方案進行沙盤推演。雖然官員一直未承諾王丹可以入境,但談到這個地步,一切心照不宣,大家都期待着宣佈好消息。

一切具體安排,只差臨門一腳,某中央大員在一夜之間突然叫停,所有希望都成了泡影。這是典型的中國式決策,無論事前如何周詳理性,結論又如何仔細精密,只要高一級的官員說「不可以」,就可全盤推翻。這位比王光亞高級又對港澳事務有影響力的中央大員究竟是誰,現階段無人可以證實,但已經呼之欲出了。

本來,按照《基本法》規定,除了國防和外交,其他的都屬香港內部事務,但回歸近十四年,「一國兩制」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了,甚麼由香港做,甚麼由中央管,好像「黨大還是法大」一樣,越說越糊塗了。有一個說法是:小事由特區決定,大事由中央拍板,但甚麼算大事甚麼算小事,當然由中央說了算。今天,連芝麻綠豆的香港事務,只要有影響力人士集體起哄,開聲說茲事體大,就變得戰戰兢兢,朝請示晚滙報,從來不敢亦不會據理力爭。「一國兩制」,就這樣自我閹割掉。王丹說「一國兩制」已死,如果要做「死因研究」,還需另找證據嗎?

1 則留言:

  1. 中國實行社會主義,誰都知道香港在實行資本主義制度。一國兩制何死之有?王丹不能訪港,是他反國家的政治立場,讓他自絕於中華民族。這次死了的只是華叔叔,關一國兩制何事?我看立論有問題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