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3月15日 星期二

曾班子把溫總提示當耳邊風

(吳志森‧蘋果日報‧2011-03-16)

溫家寶總理再三叮囑特區政府曾班子要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,不知特首先生及其下屬是否當作耳邊風。今年兩會的記者會,溫總特別有針對性地提到香港的儲備:「香港有着比較充裕的財政收入和雄厚的外滙儲備,要進一步加強社會保障體系的建設,特別要照顧好弱勢群體,致力於改善民生。」這幾天仍然沉浸在悲憤之中,不停以受害者自居,繼續反擊立法會不通過臨時撥款的兩位司局長,相信對溫總這番溫馨提示,未必能夠聽得入耳。

建制議員缺席不夠票

只要細讀曾俊華司長和陳家強局長的公開發言和網上文章,就明明白白知道整個曾班子在全力發動反攻,企圖在財政預算的重大失誤之中扳回一城,在立法會不通過臨時撥款的問題上,對泛民盡情抹黑,把所有責任都推到泛民身上。

特區官員異口同聲,說泛民議員把個人和黨派利益,凌駕市民利益之上,又說臨時撥款不獲通過,政府會陷入癱瘓,不但公務員無法出糧,更令綜援、生果金等社福援助,馬上停止。這種聳人聽聞的恐嚇,在親政府的建制傳媒配合下,的確能引起恐慌煽起民情於一時,但只要細心分析,就知道這只是官員的心戰伎倆,發生的機率根本是零。只要那些開兩會、辦私事、三點不露的建制議員統統班師回朝議會勤王,臨時撥款決議案將會鐵定通過。

臨時撥款議案在立法會討論了幾小時,到投票前曾鈺成主席還應民主黨要求暫停會議,讓他們商討投票策略。坐在議事廳包括陳家強局長在內的高層官員,反應遲鈍。到決議案不獲通過,陳局長才如夢初醒,震怒得不知如何回應。

建制議員紛紛「爆料」,事前沒有一位官員打電話提醒,在立法會議事廳也完全沒有拉票,建制議員覺得官員根本沒有把臨時撥款當作重大議案處理,又或早已夠票通過,多一票少一票都無所謂。表面上,是泛民議員棄權或不投票,否決了臨時撥款決議案,但實際上,是建制議員的缺席,使議案不夠票通過。官員計算錯誤箍票不力造成重大失誤,但卻惡人先告狀,像甩掉磁粉的錄音帶般,重複又重複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的「癱瘓論」,只要稍為用心分析,就會拆穿這些劣等伎倆。

反映曾班子仍在夢中

「泛民要求太過份」、「唔派錢又鬧派錢又鬧」、「派錢只是回應民意」,這些廉價批評,出自部份行政會議成員口中,反映整個特區政府管治班子,對預算案發表後掀起的民怨民憤,仍然在五里霧中,完全無法理解。

都是身在千里以外的溫家寶總理觀察得準確,他除了叮囑坐擁六千億儲備的特區官員照顧弱勢群體改善民生外,還不只一次要求特區政府做長遠的、科學的規劃,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……。今天香港地產霸權當道,貧富懸殊嚴重、社會矛盾惡化……,這些深層次社會問題,都是官員目光如豆,缺乏長遠規劃造成的惡果。不分貧富地派錢,不但無法解決問題,只會令矛盾激烈惡化。

2 則留言:

  1. 抹黑技倆一向是政府的卑劣行為。
    只在自負中,民怨不知深~

    回覆刪除
  2. 抹黑技倆又何常不是所謂泛民的技倆
    政府後知後覺,以致唔夠票, 係政府責任
    但泛民都唔可以推卸責任, 照泛民的邏輯,即係佢地本身都希望建制派返黎投票, 唔希望臨時撥款又一次不能通過, 我自己就攞晒彩站在道德高地, 你地建制派唔該繼續支持政府, 如果建制派唔支持政府, 我地點反對ar? 政府同泛民好多時政策出黎之前都有溝通有共識,但泛民好多時見民情勢色唔對就抽後腳,呢樣野已經係公開的秘密,所以政府之後唔理泛民, 玩親疏有別, 都並非只係政府責任。今次預算案,其實睇清楚好多政客的嘴臉。

    你可以話政府反攻技巧低手,但政府要反攻本身唔係問題,如果政府下下做縮頭烏龜, 又係俾人話。政治就係咁玩, 政府同政客大家玩黎玩去, 你唔去玩只係係唔識政治。我都唔想我地個政府連反擊的勇氣都無。 依家政府官員唔係目光如豆, 而係民意民情往往被幾個政棍、一兩份報紙雜誌lead住, 造成弱勢的局面, 做咩都俾人批評。

    吳生認為傳媒功能只有一樣, 就是批評政府,讚美政府留返俾d擦鞋仔。 我認為傳媒應該講真心話,公道d, 應該駡就駡,做得好或者有d地方值得體諒, 都應該講出黎。咩野叫做多方面分析,唔係只係站在道德高地,一味批評,就叫做批判思考。

    回覆刪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