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月訂計劃

月訂金額

2011年4月11日 星期一

「哎,喂!喂!」

(吳志森‧三言堂‧20110412見報)

「艾未未」成了網絡敏感詞,為逃過審查,網民唯有被迫創新,改成「愛威威」,又或跟一個「愛未來」的牌子拍照,取其普通話諧音,看圖不說話,放到網上。天朝的網警當然不是省油的燈,貼了即刪,刪了又貼,貓捉老鼠,沒完沒了。

我還是喜歡「哎,喂!喂!」,似在尋人,又在呼喊,活像艾未未的行為藝術。「哎,喂!喂!你媽喊你回家吃飯!」被喝茶、被失蹤、被拘禁、被人間蒸發的異見者,網民都用這種戲謔的方法,對著高牆發出無奈的呼聲。

內地官方對艾未未的下落,起初不置一詞,後來又發出前後矛盾的訊息:在機場帶走,因為出境手續不全。過了兩天,新華社要等到夜闌人靜,才發出英文稿,指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被調查。到天亮,外交部發言人證實了這個指控。

欲加之罪,何患無詞,所謂「經濟犯罪」,明顯是先決定整治,後再千方百計羅織的罪名。有網民說,中國官場貪污腐敗,比毒奶粉溝渠油還要遍地開花,如果艾未未真的經濟犯罪,內地99%的幹部都過不了關。

艾未未究竟做過甚麼?惹毛了誰,當權者非要用大炮打蒼蠅不可?2008年汶川大地震,成千上萬的莘莘學子慘死在豆腐渣學校的頹垣敗瓦,當局為了掩飾,迅即毁滅證據,打壓家長,逮捕追討真相的維權人士。艾未未發動以百計志願者做公民調查,深入災區搜集死難學生的名字住址和學校,放上網絡名冊,證實豆腐渣工程確是罪魁禍首。

每到死難學生的生日,艾未未更把學生的名字、性別、出生日期、學校、年齡,一個一個隆而重之的放上推特。

艾未未又在網絡發動一個大型活動,名為《念》,呼籲網民逐一讀出學生的名字,把錄音電郵到艾未未的工作室,輯成一部震撼人心的巨形錄音書,川震兩周年發表。《念》是為了忘卻紀念。

艾未未是國際知名的藝術家,作品遍佈歐美。德國慕尼黑展覽館場,藍色、紅色、綠色、黃色、白色的書包,砌出「她在這世界上開心地生活過七年」,是遇難女孩楊小丸媽媽說的話。8738只書包,代表著孩子鮮活的生命。

艾未未讓當局害怕,是因為他鍥而不捨,叫人拒絕遺忘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