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每月捐款

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

鬧劇開幕 小丑出場

(吳志森‧蘋果‧20110601)

大家會否愈來愈討厭三位參加跑馬仔遊戲的所謂特首準候選人,最近頻頻現身亮相的嘴臉,一個說當仁不讓,一個話愧不敢當,一個又說只會做好當下的工作。明明是做夢都想做特首,流得一地口水,但仍然猶抱琵琶,不敢表態,虛偽得令人起一身雞皮疙瘩,原因很簡單,縱使他們每一分鐘都在揣摩上意,四出打聽有否受到眷顧,卻不敢輕舉妄動,只能癡癡地等,等阿爺最後拍板。

這三位所謂準候選人,以為人人有機會,卻是個個沒把握,害怕見光死,但又擔心沒人氣,在等阿爺表態期間又不得不接受媒體訪問,講些似是而非又殘缺不全的所謂政綱。說話的對象,究竟是無權無票但已到臨界點渴望求變的廣大香港市民?還是不知在哪裡鑽出來擁著既得利益的千二個特權階級?所謂「競選宣言」,聽起來更像神智不清的瘋言瘋語。

例如突然加入戰團的范徐麗泰,說「廿三條不是洪水猛獸,下屆特首有責任立法。」這種說法就無厘頭得令人費解。曾蔭權在位七年,將香港搞得民怨沸騰,貧富差距愈趨嚴重,社會向下流動,再加上地產霸權肆虐,年輕人對前景愈來愈沒有希望。正是千頭萬緒,百廢待興,還要把這個毫無迫切性的廿三條拿出來添煩添亂。老實說,稍為邏輯正常的候選人都不會這樣做,除非范徐麗泰有特殊任務在身,非要如此不可。

要數「選舉政綱」,梁振英可能是最完備的了,寫文出書落區,最低工資房屋問題,各範疇都有詳盡見解,但只稍為偏向基層的政策,就已給人抨擊為「左」,把選舉委員會的權貴都得罪光了。看梁振英的政綱,只見小修小補的樹木,沒有博大宏觀的森林,迴避了香港應該往何處去的論述。但無論如何,到塵埃落定阿爺表態埋身肉博的時候,又會否轉軚來迎合選舉委員的口味,還是個未知之數。

最難頂的當然是唐英年了,這位各方看好又黃袍加身的準特首,由立法會行政會議員做到局長然後財政司長政務司長,足足二十年了,但仍是原地踏步。四萬笑容、飲貴價紅酒、穿高級西裝、公子哥兒生活,幾十年來一切如舊,但對香港社會的了解,民意的變化,政策的論述,表達的能力,卻絲毫看不到有任何長進。

「香港提供自由開放的機會,給港人創造他們的宇宙,實現他們的夢想。」「香港是一個公平開放的城市,充滿機會,只要好好捕捉。」「香港沒有地產霸權,地產界只是香港商界的一部份。」「年輕人不能只是投訴,要反省為何不能做第二個李嘉誠。」

這番接受西報訪問的宣言,已在網上當世紀笑話瘋傳,證明唐英年是洞穴人,思維留在上世紀。如果他真的當上特首,政治諷刺節目將不愁寂寞。

這就是香港政治最無奈最可憐的地方,這些爭相表現的特首準候選人,如何窩囊,如何不稱職,如何鬧笑話,絕大多數的香港人都沒有任何選擇權,只能擔定凳仔,霸定頭位,等另一齣鬧劇開幕,另一幫小丑出場。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