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每月捐款

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

國歌血淚史

(吳志森‧三言堂‧20110518見報)

國民教育教學示範「我學會了唱國歌」,說要提高學生的研習能力、自我管理能力和批判性思考能力。但洗腦灌輸式的教學方法,只會誘使同學投其所好,唯唯諾諾,集體說謊。

聽到國歌,就要學生感動、激動、流淚、自豪….這種教學方法,內地稍有識見的讀書人早已嗤之以鼻,現在竟然搬到以自由開放見稱的香港,還急不及待向這種洗腦教育膜拜,視之為模仿學習的典範,怎不令人搖頭嘆息。

要學生停用自己的腦袋思考,無條件的接受灌輸,最有效的方法,就是一面倒的提供絕對正面的宣傳資訊,包裝得滴水不漏,容不下任何異議的思考空間,這樣才可以培養出千人一面的正確思想和精神面貌。

「國歌」教案絕對是一個典型。教案裡有一篇國歌的背景資料:「國歌的故事──中國人是這樣長大的」,國歌原名《義勇軍進行曲》,是抗日電影《風雲兒女》的主題歌。內容還有作曲作詞者聶耳、田漢的一些背景,冒著危險完成成品,被國民黨追捕,逃亡、抓住、判刑....都是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。

聶耳英年早逝,23歲在日本溺斃,而田漢在國民黨時期多次坐牢軟禁,教案都有交代。但對田漢的生平,只講述他在1949年中國人民共和國成立後,被任命為「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,中央文化部戲曲改進局局長,北京戲曲實驗學校校長」,至此,再沒有交代下去。

田漢1968年逝世前,中國發生了天怒人怨的慘案,國歌也經歷了大上大落的血淚,教案的資料卻偏偏隻字不提。這個教案的主題是:「我學會了唱國歌」,如果真的要讓學生仔細認真的認識國歌的蒼滄桑起落,如果國民教育真的要訓練學生批判思考,這段發人深省的歷史就不應躲閃隱藏,更絕對不能一筆抹去。

田漢在文革時因莫須有罪命被批鬥、毒打,慘烈地死去,死後被宣布為叛徒,永遠開除黨籍。因此之故,他作詞的國歌,只准奏樂,不能誦唱。文革後的1978年,國歌的歌詞也一度被改得面目全非,變成「我們千秋萬代,高舉毛澤東旗幟,前進!前進!前進!進!」

這段國歌血淚史,最能訓練批判思考,但教育局敢教嗎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