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月訂計劃

月訂金額

2011年8月30日 星期二

自由,建基於永恆的警覺

(吳志森‧明報‧20110830)

香港人的確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,平日不問世事,只懂營營役役。對功利熱衷,對政治冷漠。重要的原則有時甚至會犬儒鄉愿,退讓妥協。但如果發生一些事,踫觸到最敏感的神經,超越了他們的底線,就會群起反抗,聲勢之浩大,力量之驚人,大出不少人的意料之外。

英國人殖民統治香港百年,沒有給港人足夠的民主,但近幾十年來,卻享有充份的自由。我們可以自由思想,自由表達,自由批評,自由抗議。我們有充份自由讀甚麼書,穿甚麼衣服,看甚麼電影,唱甚麼歌。我們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,過著免於恐懼「帝力於我何有哉」的生活。

2003年二十三條立法激起50萬人上街,是基於對我們極度珍視的自由,在一夜之間被剝奪的恐懼:家裡的藏書,哪一本屬於煽動刊物?一直密切聯繫的外國團體,那一天會突然成為顛覆機構?但這統統都只留在理論層面,因為法還未立,最糟糕的情況還未出現。

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保安問題引發的連串風波,將二十三條立法剝奪自由的可能性,化為我們看得見觸得著,赤裸裸血淋淋的現實:基於國家安全,你穿甚麼衣服會受到限制;警察有權將你的家門口列為那毫無客觀準則撈什子的「核心保安區」,沒表明身份的黑衣大漢隨時會粗暴地把你挾走;大學校園被數以百計警察全面接管,變成戒嚴區,老師路過要審查,學生抗議被禁錮;記者採訪被隔離,用望遠鏡才可以僅僅看到政要的車隊;官媒代替傳媒發相發稿發影像,只能用港式新華社中央台的通稿….

二十三條還未立法,剝奪自由的大刀已經肆意揮舞,所到之處,血跡斑斑。更叫人不寒而慄的是,保安官員的那種嗜血強硬,疑似特首候選人的無知無能,把港人最珍惜的核心價值鄙視為一堆垃圾,要給領導人看到香港「最美好的一面」,就要犧牲港人最基本的人權自由。管治香港的權力不出一年就要交給他們,如此白癡言論,怎不令人寢食難安?

回歸14年,有心人不斷叫喊人心還未回歸,中港要盡快融合。李克強訪港那種如臨大敵遇人殺人,滴水不漏遇佛弒佛的保安措施,在內地早已是標準的家常便飯,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如果融合就是把內地的那一套變本加厲的搬來香港,就是以國安之名肆意剝奪我們最基本的人權自由,這已踫觸到港人最敏感的底線,別無選擇,我們只能奮力回擊。

不要以為今天我們享有的人權自由是理所當然,永遠存在。自由,建基於永恆的警覺,不捍衛,不持守,一個不留神,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京官說「香港是一部難讀的書」,放水送禮有錢可賺還是怨氣不絕,只要明白我們珍視的核心價值是甚麼,不要老叫我們跪著賺錢,香港這部書,一點都不難讀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