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

你會找通渠佬來「通波波」嗎?

(吳志森‧明報‧20110920)

醫生說,你心臟三條血管塞了兩條半,要馬上做俗稱通波波的心臟血管支架手術。入到手術室,為你通波波的,不是穿白袍的心臟專科醫生,而是著蛤乸衣手執通渠架生的通渠佬。你驚得從病床彈起,厲聲抗議,想立即逃離手術室:「有冇搞錯,你哋搵通渠佬同我通波波?!」旁邊一位長者用嚴厲的眼神指摘你:大聲抗議不但沒禮貌,更是太過分。還有一位路人甲苦口婆心:「佢啱啱開工,都未正式做嘢,就話人哋唔得,係咪唔公道?點解唔俾個機會佢試吓啫,話唔定佢通波波技術好好呢!」

以上是我們在港台《頭條新聞》度的一個gag,表面看來,荒謬跨張,但現實,真的不會發生嗎?

上星期,新任廣播處長上班,數十員工黑衣黑標語黑地氈迎接。有批評說這樣做太過分,也有評論說,人家剛剛上班,為何不給這位新處長一個機會?

這種看起來似乎合理的廉價評論,當不公平不公義的事發生後,都會有人跳出來,用貌似持平客觀的姿態推銷。只看現象,不理本質,靠攏權力,不問是非,一如既往,站穩在權力高牆的一邊,強迫大家接受既成的殘酷事實。

這種庸俗不堪的觀點,根本不值一駁。我關心的是,新處長上班第一天,對員工抗議政務官空降港台總編輯的回應。這位懷著興奮心情上班的政務官說:「港台的編輯自主不會因為港台處長背景及專業知識而受到影響。」

如果一個受過專業練的通渠佬跟你說:「我的通波波技術,不會因為我的背景及專業知識而受到影響。」你一定會以為他精神有問題,但幾乎是相同意思的一番說話,出自一位媒體零經驗的港台總編輯之口,能有丁點說服力嗎?

編輯自主不是一句口號,而是會落實到香港電台這個公營廣播機構日常每分每秒的節目中。最關鍵之處,廣播處長不但是一個政府部門的首長,而是一個公營廣播機構的總編輯,而編輯自主,就是透過總編輯來體現。

舉一個例,如果港台新聞部發掘到行政長官的驚世醜聞,頭條出街還是槍斃處決,作為港台總編輯,他有絕對話事權,也是他編輯自主的權力範圍。先不說「維護政府遵命令,服從上級聽指揮」是政務官的訓練和傳統了,這位既是處長又是總編輯的政務官,會考慮他朝離開港台升官發財的仕途?還是像一個新聞把關人般六親不認,只問新聞價值和是否準確,而不會為自己的仕途而犧牲公眾知的權利?

這不是一個假設性的景況,年初司徒華先生喪禮的網上直播,也是被一位政務官署理處長臨時叫停,有甚麼不可告人的政治考慮?至今仍未大白於天下。

「港台的編輯自主不會因為港台處長背景及專業知識而受到影響。」不是謊言,就是天方夜譚。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