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

打前鋒





有人說要提防「阿爺」派胡官來𠝹走曾俊華的票,做就梁振英順利連任。這種說法,明顯跳不出舊思維的盒子,適應不了新時代。陰謀論所以永遠都能成立,因為從來不需要具體證據,只要說得頭頭是道,就永遠會有人相信。

1200人小圈子並非區議會,更不是立法會選舉,所謂𠝹票幾乎沒有可能。如果相信這是一場受北京嚴密操控的選舉,「阿爺」屬意的人必定當選,就根本無票可𠝹。如果選舉還存在一定空間,秘密投票的選委還有一點自由度,曾俊華與胡國興誰更勝任特首?選委自己應該心中有數。

與其說是出來𠝹票,我更相信胡官參選,客觀效果上是替曾俊華打前鋒。

即使胡官拿不夠150個提名入不了閘,由上星期開始到明年初提名為止,足足有三個月時間,讓胡官以特首參選人的身份,公開狠批梁振英,針針見血,句句入肉。這些說話 ,長期在傳媒以顯著篇幅報道,形成一種氣候,建制中人批評梁振英的禁忌就會打破。

若然胡官入得了閘,在選舉論壇中向梁振英開火就更名正言順。胡官直率火爆,夠狠夠辣,絕無冷場,說話更妙語如珠,吸睛效應必然爆燈。

胡官這些優點,曾俊華都沒有。以辯才論,曾俊華必然輸給梁振英的語言偽術。梁振英口舌便給,曾俊華個腦轉數快過個口,講英語好過講中文,辯論起來未必夠梁振英拗。更重要的是,曾俊華在政府工作多年,當了十年財政司長,更屬梁振英班子裡舉足輕重的成員,批評政府施政,自己也逃不了責任。公開抨擊上司,也有違政治倫理。

特首選舉公開辯論,講政綱比遠景爭民望全無問題,狠狠批評梁振英五年施政斑斑劣跡,曾俊華不便說也不可說,這些粗重功夫,由重炮手胡官擔綱演出,最合適了。不論主觀意願如何,在客觀效果上,胡官做了曾俊華不能完成的任務,我說的打前鋒,就是這個意思。

中央的回應就是沒有回應,胡官未能得到「阿爺」的祝福,當選機會近乎零,是無可逆轉的事實,但胡官對梁振英施政的密集批評,做成的客觀效果,就是連鐵桿梁粉都不敢斬釘截鐵挺梁,生怕站錯政治隊,唔死一身潺。

(明報 三言堂 20161102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