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每月捐款

2011年4月26日 星期二

重案組

(吳志森‧三言堂‧20110424見報)

香港鬧市發現艾未未塗鴉,警方高度重視,出動重案組幹探四出偵查。

「塗鴉少女」冒著被捕風險,在網絡隱秘現身,更一再接受傳媒訪問,又將在犯罪現場拍攝的塗鴉罪證交與媒體發表。只見少女一身深黑衣服,連衣帽把頭包得密實實,深夜出動,鬧市牆壁街道,在友人協助下,用模板油漆,噴上「誰在害怕艾未未」的塗鴉。

單看幾幅畫面,已經是活脫脫艾未未式行為藝術。特立獨行,桀敖不馴,甚至已經闖過了法律的紅線。少女在媒體遮面曝光,更有直接挑戰權威的味道。

重案組偵查「塗鴉少女」,用大炮打蚊子的荒謬,激發了行為藝術遍地開花。各式各樣的艾未未塗鴉出現鬧市,為少女打掩護,擾亂偵查視線。「我們都是艾未未」,看重案組拉得了多少個。

孤陋寡聞,在香港生活了幾十年,從沒聽聞塗鴉要出動偵查殺人放火大案要案的重案組。香港塗鴉之父九龍皇帝曾灶財,在柱位電箱塗了半世紀的鴉,墨寶已經由街頭登入殿堂,成為香港人的文化遺產。早年頂多是給市政署驅趕檢控,曾先生仙遊得太早,不然也可嘗嘗重案組招呼的尊貴待遇。

還有那位在環頭環尾到處留下工整筆跡的「渠王‧免棚」,又或修理洗衣機、雪櫃、電磁爐和LCD電視的中年個體戶,連聯絡電話都留下了,要拉人簡直易過借火,但也從沒看過他們任何一個人被檢控的新聞。

出動重案組偵查「塗鴉少女」,對香港警隊來說,具有里程碑意義,充分說明了在鷹派一哥的強勢領導下,香港警隊的一顆紅心,正式回歸了祖國。

雖然到今天中央還未將艾未未定個甚麼要他永不翻身的罪名,仍停留在逃稅抄襲重婚淫穢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上。但懂得解讀政治風向的新一哥,已經嗅出了階級鬥爭新動向,有能耐分毫不差地體會上意。用舊時的說法,艾未未不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反革命重犯嗎?為這個胖子宣傳說項的,不就等於反革命的同謀嗎?反革命當然是大案要案,由精英重案組來查,不也是理所當然嗎?

由重案組偵緝「塗鴉少女」,如果效果良好,下一階段,拿茉莉花的要拉,穿反動文化衫的要鎖,不信?走著瞧好了!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