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7月4日 星期一

阻人搵食

(吳志森‧三言堂‧20110705見報)

「阻人搵食,罪大惡極」,你有天大理由,做甚麼都可以,最緊要唔好阻人搵食。

遊行完沒有如常散去回家嘆冷氣睇電視的兩幫「激進」份子,「夜媽媽」霸住香港政經通忂大道玩通宵,阻住的士大佬搵食。電視將的士司機的怨言日播夜播:「你哋有飯食就得啦,唔駛理我哋!」「我喺度被阻咗四個字(二十分鐘)…」22人萬人上街反惡法,遠及不上的士司機在中環被示威者阻住去路重要。

除了「阻人搵食」的指摘,最流行的就是「點解咁暴力」。在立法會掟蕉掉掃枱爆粗阻住開會是暴力,示威者唔聽指示拉鐵馬同警察推撞是暴力,霸馬路阻交通,尤其阻礙掌控政治權力中心的中環馬路,就更是暴力中的暴力。

的士大佬不是知識份子,不是學者更不是理論家,當然不明白甚麼是制度暴力,誰比誰更暴力的問題。他們更不會醒覺,霸馬路的示威者,只是阻住他們搵食幾十分鐘,但官商勾結的政經結構,不但阻礙他們的一生,更令一代比一代艱難,永無出頭之日。

這個例子最能說明問題。遞補機制五時花六時變,一星期前才說同一名單補上會出現世襲、貪污、師傳帶徒弟、一人做兩年更「玩嘢」的情況,更重要的是辭職議員已經將選票帶走令選票消失,再無餘票可用。一個星期後,又改成同一名單補上,說這才符合比例代表制精神。帶走了消失了的選票,哈哈,無聲無息的突然又回來了。

這個當全港市民是文盲兼白癡的遞補機制,民意沸騰聲罵聲震天,官員三番四次強硬重申:如期立法。恃的是甚麼?就是保皇黨功能組別議員,數夠票,就不理民意霸王硬上弓,這就是制度的暴力。

22萬人上街對荒謬的遞補機制憤怒說不,政府說人數比預期少,將堅持如期立法,恃的又是甚麼?也是這幫由小圈子選舉產生霸著立法會議席不放的保皇議員,他們一日不轉軚,無論多少人上街,民意都被視如糞土。

這個暴力的制度繼續存在,不知哪一天又會通過甚麼惡法,把你原來享有的,從你的手上搶走。的士大佬,唔好意思,阻住你,但你們明白嗎?這個暴力的制度,才是阻住你們和下一代搵食的罪魁禍首!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