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每月捐款

2011年7月5日 星期二

押後表決 只是不想衝擊區選

(吳志森‧蘋果論壇‧20110706)

在二十二萬人「七一」上街的強大壓力下,特區政府終於改變策略,押後表決「遞補機制」,以原有方案諮詢公眾兩個月,等到十一月區議會選舉後,才再拿出來討論和表決。

三歲小孩也看出箇中政治圖謀,這是徹頭徹尾緩兵之計。在群情洶湧下,參選區議會的建制派深知「遞補機制」是票房毒藥,對區選一定會帶來極其負面的影響,押後表決,不是因為聽了民意,而是不想衝擊區選。香港市民千萬不要因為政府「讓步」而開心得太早,更艱難的路還在後頭。

「遞補機制」這一役,林瑞麟的嘴臉固然令人惡心,但最難看也最可憐的可算是建制派。政府幾度轉軚,搞得他們人仰馬翻,但每次都要跟足政府的口徑對外解說,但因為跟車太貼,車已經撞得幾度散架了,但還要頭腫面青厚著臉皮為改了又改的方案公開說項。幾天前才說跨名單替補才能堵塞漏洞,前天被迫改口說同名單遞補才符合比例代表制原則,昨天又說民意已經很清楚不用再諮詢,到今天又改口說諮詢符合民意的需要。毫無原則的政治交易,令人憎惡的隨風擺柳,早晚要付出無法承受的政治代價。

搞出今天這個政治殘局,全因為阿爺下了死命令,要官員想方設法堵塞立法會議員辭職公投的漏洞,在完全沒有周詳考慮下,急就章推出所謂「遞補機制」,要糾正錯誤卻錯誤百出,要堵塞漏洞卻漏洞處處,做成今天無法收拾的惡果。

所謂「堵塞漏洞阻止公投」,實質是一個無法完成的政治任務。縱觀政府提出來的方案,又或議員建議的各種修訂,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沒法解決,再修改再諮詢下去,徒然枉費心機,浪費時間。

政府原來的方案是「跨名單替補」,市民的參選權和投票權固然被粗暴剝奪,無法反映選民原來的意願,司法覆核一敗塗地的機會極高。修改成「同名單遞補」後,市民被剝奪政治權利的問題依舊,當選後辭職讓同名單徒弟師妹補上,一人做一年,「玩嘢」玩得更徹底,名單只有一人就要用跨名單替補的問題仍未解決,最後還有補選投票的可能,所謂辭職公投的漏洞依然無法堵塞。

立法會議員的修訂就更不堪了。例如禁止辭職議員同屆再參選,肯定惹來司法覆核不說了,派出同黨參選也有公投的效果。有議員提出自行辭職就用「遞補機制」,出現《基本法》第七十九條的七種情況,包括重病、死亡、破產、脫籍、坐牢等等,視為自然出缺,才舉行補選。

問題依然未解決,爭議仍繼續存在。例如家庭出現變故身心俱疲提出辭職,情非得已,常人都明白這肯定不能算是「玩嘢」,但因屬主動辭職,只能「遞補」,不能補選,公平嗎?能不引起司法覆核嗎?

既然每個方案都有未能解決的問題,不如一切不變,回到基本,議員辭職就進行補選,如果市民認為他們「玩嘢」,最好的辦法,就用選票懲罰他,把他趕離立法會,這是最徹底解決問題的辦法。向阿爺痛陳利害,根本沒有甚麼漏洞,一切都只是庸人自擾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