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森直口快」月訂計劃

月訂金額

2011年8月16日 星期二

狂妄的警隊是這樣煉成的

(吳志森‧明報‧20110816)

警方以「企圖爆竊」罪名,拘捕三名到新政府總部採訪的記者,拘禁在警署7小時,才無條件釋放。記者出示了合法的訪客證,也遞上報館發出的記者證,再經過特首辦新聞官確認他們記者的身份,辦案警員竟然完全置諸不理,接到上頭指示後,馬上作出拘捕行動。這宗匪夷所思的案件,明顯不是前線警員自作主張自把自為,是經警隊高層批准的最高指示。

即使是政府管治和公關形象的幼稚園生,也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。記者誤打誤撞,揭出新政府總部的保安漏洞,當然令警隊相當尷尬,但警方完全可以有十萬種方法化危為機。例如問詢記者闖入特首辦的詳細過程,真心誠意地感謝記者提供資料,把漏洞層層堵塞,繼而清楚設定禁區指示牌,開記者會公布周知,政府總部是機要重地,不得擅闖,違者依法究治。只要簡單幾招,就可把保安危機化解於無形。

但警方高層偏偏捨正路而弗由,用一個最荒誕的罪名----「企圖爆竊」來拘捕記者,既無爆竊工具,也搜不出任何贓物,連最基本的表面證據都欠奉。這樣的決策,除了是因為被人揭出保案漏洞而惱羞成怒,已找不到另一個更合理的解釋,除了再一次狂妄放肆自暴其短,再沒有另一個最恰可的形容。

香港警隊近月醜聞四起,繼千頁戰術訓練手冊大公開,又有內部學警教材在網上披露,由警員召妓指引、武力清場抬人方法、警區「高危地帶」,到香港三合會架構等資料應有盡有。個別男女警員,更穿上警服拍下衣衫不整的荒唐照片,還肆無忌憚的放上互聯網,已經不止一宗。

警察內部禮崩樂壞紀律鬆馳,但鷹派警一哥曾偉雄上場後,對外卻擺出一幅愈來愈強硬的姿態:動輒用武力對付示威者,胡椒噴霧誤噴小孩也堅拒道歉,對和平遊行也用盡方法諸多留難,香港警察,變了維穩公安。

對外強硬是當前香港警隊的主旋律,上下都視曾一哥的行事態度為楷模,以我為主,唯我獨尊,不做「Sorry Sir」,做錯也絕不道歉,要一硬到低。做頭兒堅持這種作風,表面看來,的確可以將警隊士氣振奮於一時,但長期只會鼓勵警察肆意妄為濫權腐敗。

記者闖入特首辦,在鷹派眼中,擺明就是剃警方眼眉,閘門開了,一發不可收拾,不殺一儆百,他日必定陸續有人挑戰警方的權威。就是因為這種邏輯,警方要挖空心思堆砌「企圖爆竊」的重罪,要把記者扣留警署7小時,當嫌疑重犯反覆長時間盤問,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再犯?還敢不敢不乖乖聽話?

強硬的警隊一哥,煉成一隊狂妄自大的警隊。醜聞愈多,一哥愈強硬,警隊愈狂妄,犯錯愈頻繁。這個怪圈一天不變,惡性循環只會愈演愈烈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