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14日 星期三

你憑甚麼做廣播處長?


(吳志森‧蘋果‧20110914)

懸空已久的廣播處長職位,經過一輪公開招聘的「大龍鳳」,最終由政務官空降擔任。鄧忍光以候任處長身份會見記者回答問題,傳媒報道得最多的,是他中了記者提問的陷阱,連港台還是商台的節目都搞不清楚,未上任,就鬧出不大大小的笑話,出了一次難堪的洋相。

是否能分清港台商台節目,對鄧先生來說,其實真的不重要。上任後,只要鄧先生叫他的下屬把所有電台電視台的節目表影印一份給他,以這位資深政務官的聰明和記性,不消幾小時就可倒背如流。日後,這些所謂記者陷阱,都只是雕蟲小技,怎會難倒這位官運亨通的明日之星。

市民沒有留意的是,鄧忍光先生見傳媒的過程中,前線記者問得最多的一個問題,是:「你憑甚麼做廣處長?」接續四、五個「憑甚麼?」連珠炮發,自信心爆棚的鄧先生看來有點招架不住。新聞官為他撰寫的口徑(Line to Take),人肉錄音機般重覆又重覆說著「《港台約章》.…尊重編輯自主….」已經不夠貨賣,顯得詞窮理屈,始終無法回應「憑甚麼?」這個無論是港台員工,廣大市民都希望知道答案的提問。

公開招聘的廣播處長,若果沒有大學學位,需要十五年管理傳媒的經驗。鄧先生當然有大學學位,亦曾在政府不同部門制訂和執行政策。但問題,他除了看過《鏗鏘集》、《功夫傳奇》和聽過《一分鐘閱讀》,但卻搞不清楚《一切從音樂開始》和《左右大局》是哪個電台的出品外,鄧先生的傳媒經驗,是零。簡單點說,一分鐘前,鄧先生只是一個純粹的電台聽眾電視觀眾,一分鐘後,他竟然去管理一家有八十多年歷史的公營廣播機構,特區政府的用人政策,真的是無花無假,有多兒戲便多兒戲。

特區政府委派政務官擔任一個公營廣播機構的總編輯,不用仔細研究,就知道會出現角色和身份的嚴重衝突。日後,《鏗鏘集》批評政府政策,《頭條新聞》揶揄特首高官,烽煙節目對政府倒行逆施群情洶湧,這個時候,這位既是政府委派,要為日後仕途瞻前顧後的政務官,又擔任廣播處長,就敏感問題做「編輯判斷」的香港電台總編輯,他會站在哪一方?會站在高牆的一邊為政府護航滅音,還是會站在雞蛋的一邊繼續為小市民監察權貴?答案不是早已寫在牆上了嗎?

記者問鄧忍光,如果香港電台杯葛「官方攝製隊」的新聞材料,作為港台總編輯,他會否批准?這個對專業媒體管理人挑戰的問題,只當過媒體觀眾聽眾的鄧先生,當然是一竅不通,只能支支吾吾,再說下去,就會露餡了。

官媒肆虐,壟斷資訊;警察阻撓,打壓採訪;亞視管理層介入新聞部,將廣告混入新聞….香港新聞自由,市民知的權利,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候。人們常說溫水煮蛙,當權者已經失卻耐性了,加柴添火,水已經沸騰了。特區政府連遮羞布都不要了,直接了當找政務官空降香港電台當總編輯,再不反抗,青蛙煮成爛糊,一碗碗的端出來了。

沒有人是孤島,香港沉淪已久,傳媒已經是最後一道防線。


1 則留言: